公司简介:武汉天堂思源殡葬礼仪有限公司提供查询最全面,最专业的武汉公墓信息,市民可以根据自己的条件选择公墓,购买到满意合适的公墓,请与我公司电话联系,均可以免费上门接送参观, 买不买都会送您回家。如自驾车参观选墓,必须提前与公墓办公室电话联系,以便公墓安排车辆在高速路下道口为您引导服务,而且购墓后可以报销汽油费......
 
 
小伙去了天堂却把光明留在人间
日期:2014年04月16日  文章点击数:

        意料之中,却难掩悲伤,前天,那个孩子,21岁的郑洪刚生命画上了句号。这天,重庆遭遇寒流,提前入冬。
 
       当晚6时许,他嘱咐父亲打电话给红十字会来拉遗体,然后自己穿上寿衣,歪斜地躺在床上,眼睛一直盯着电脑上红十字会的网站……一个小时后,他悄悄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没有喊痛,也没有哭声。此前,他被骨癌折磨了8个月。

      去世前两天
   “我走了,你们怎么办?”
 

点击浏览下一页


        合川城南东津沱路口某机械公司职工宿舍,气氛格外冷清,屋外榕树下还残留着鞭炮屑,细雨随着寒风飞进了四楼一宿舍,那是郑洪刚暂住的地方,简陋的两米大床,那是他生命最后停留的地方。“他肯定不会再喊痛了,永远不会了……”父亲郑怀生摸着儿子睡过的床,泪水啪啪地往下掉。
      这是一个苦命的孩子。2007年,初中毕业的他到广东打暑假工,不久便接到父亲患尿毒症的噩耗,成绩优秀的他没有选择继续读书,即使初中老师苦苦相劝,他铁了心要守候在父母身边,扛起家里的重担。2009年,他到合川渝南职业中学免费学习车工技术,半年后上班。今年3月,他检查出患有骨肉瘤,截肢并未给他带来健康的身体,癌细胞扩散了,他几乎无救。8月底,因家里没钱,他被迫出院回到宿舍那张大床上,父母也搬了过来,照看他最后的日子。
       郑怀生说,儿子一直很坚强,9月底知道自己的病后第二天便联系了红十字会,要捐遗体。而这段时间,儿子一直强忍着疼痛,强装着笑脸,不让他们担心。
“牙齿都咬得嘎嘎作响,他都不愿意说出疼来”,郑怀生说,近20天里,儿子痛得无法卧床休息,只能坐着趴在被子上睡觉,实在疼得没办法了,才会叫他们:“我有点痛,帮我抓抓背。”
三天前,病魔肆虐,儿子极受折磨,母亲苏惠兰哭着说,“我坐在床前,儿子喊我过去,悠悠地说,‘我痛得不得了,我要走了。你们今后怎么办呢?’”顿时,苏惠兰泪水直下,不能替儿子受罪已令她心痛不已,儿子的这番话,让她更感无助。一番安慰之后,她抱着儿子哇哇大哭。
 
去世前3小时
嘱咐父亲再记下红十字电话
 
      为了让儿子走好,老两口特地给儿子擦干净身体。11月5日,郑怀生走了两个小时路,到城里给儿子买回来了羊肉笼。
前天,小伙几乎没睡着,趴在被子上小憩。早上6点,他打开电脑,开始浏览红十字会的网站。老两口守在他身边,不停地给他抓背,让他减轻点痛苦。但那时,他除了感觉到痛还是痛。
郑怀生介绍,前日下午3时许,儿子不停地喘着大气,汗水不停地往外冒。对着守在身前的他们断断续续说出几个字:“实在要走了。”然后微微地笑了笑。过了几分钟,儿子十分认真地望着他说,“红十字会的电话你记下没有?”郑怀生含着眼泪应答道,“没忘,早存在手机里了”。可儿子还是不放心,把电话号码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再说了一遍。
 
去世前1小时
自己穿寿衣坐着等死神来临
 
      郑怀生忍着悲痛离开屋子,他知道他还有一件事没办,他要给儿子买一件去另一个世界的衣服。而屋子另一头,苏惠兰正在准备给儿子做最后一顿饭:红烧鸭子。
   寿衣买回来了,郑怀生请人给儿子穿衣服,但对方觉得是个小伙子,不乐意。按照老家的习俗,父母是不能给儿子穿寿衣的。郑怀生说,可能是儿子觉察到自己要走了,主动提出要自己穿寿衣。等到儿子把三件寿衣穿好,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之后,儿子继续坐着趴在被子上。老两口见状除了哭还是哭。这时,郑怀生通知红十字会,对方告诉他,要等儿子死了才会来拉遗体。
         苏惠兰说,鸭子烧好后,儿子已吃不下东西了。郑怀生连忙叫妻子把鸭肉放回锅里烧烂,等会儿喂儿子吃。可谁知6时许,儿子走了,锅里还正炖着鸭子。郑怀生说,邻居张师傅来房间发现儿子断气了,他赶紧给红十字会打电话。8点多,红十字会的车来了,根据习俗他和妻子躲在隔壁家里,没有去送,“他生前都那么苦了,不希望他到另一个地方也受苦”。郑怀生擦了把眼泪,直到走廊里没了脚步声,张师傅在楼下为儿子点了个火炮。他知道儿子被送走了,这才回到屋子里,盯着儿子的遗物,眼泪直淌。
         昨天,记者在宿舍见到老两口时,他们已把郑洪刚的衣服烧了,正收拾包裹回大石镇老家。“人走了,也没必要办丧事了”,郑怀生说,他帮儿子完成了最后的心愿,希望红十字会能实现儿子最后的愿望:今后遗体火化后,骨灰洒向大海。因为儿子生前说过,他没见过大海,他想把最后的梦安在大海上。
 
进展
两患者将移植他的眼角膜
 
   “让我的眼角膜留在世上,父母也会有个想念……”10月上旬,癌细胞已扩散至肺部,郑洪刚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他作出了一个决定,希望父母能在他离世后,将自己的眼角膜、遗体捐献出去,造福他人,并委托记者帮他牵线搭桥。
        前晚,郑洪刚去世之后,按照生前签订的眼角膜、遗体捐赠协议,他的遗体被运到重庆医科大学。昨日,市眼库工作人员刘权告诉记者,当晚将他的遗体运到重庆医科大学后,便立即进行了眼角膜的摘除手术。
        刘权说,从前晚开始,他们便通知了两名需要的患者到医院来接受眼角膜移植。截至记者发稿前,其中一名因视神经受损不符合移植条件,另外一名外省的患者还在赶往重庆的路上。“按照规定,我们又通知了一名患者,不过他也在赶来重庆的路上”。
         昨天下午2:25,上课时间还未到,11名重庆医科大学基础医学院基础医学专业的学生早早来到了人体解剖学实验室的门外。
5分钟后,上课铃声响起,11名学生则平静地围聚在操作台四周。此刻,该校人体大体形态学实验室技术负责人、遗体捐献接收站负责人左尧彬身着白大褂走进了实验室。简短发言后,11名学生全部保持肃立,按照惯例,他们需要向操作台上这具完整的遗体默哀。“请向遗体捐献者默哀3分钟以表感谢”,左尧彬话音刚落,11名学生全体默默低头。得知这是一个刚刚过世、年仅21岁的小伙,他们都默默地流下了眼泪。
 

链接
每年有近40具遗体缺口
重庆医科大学遗体捐献接收站负责人左尧彬介绍,目前学校每年实际需要120具遗体,但能接收到的遗体捐献大概在七八十具左右,遗体缺口有40具左右。
左尧彬介绍,这些遗体的用途较为广泛,但最主要的是两个用途:在老师带领下,让学生在遗体上做局部外科手术;用作科学研究,将数据采写后作系统解剖学的标本。
而据市眼库工作人员刘权介绍,目前全市有10万人因眼病致残,需要通过眼角膜移植来治愈,每年等待接受眼角膜移植的患者有上千人,但由于眼角膜资源匮乏,每年只有不到200人能实现重见光明的愿望。
目前,我市主要可通过市红十字会、市眼库以及遗体接收站捐献眼角膜,具体联系方式为,市红十字会:67084855/67084780;市眼库:89012262/13206180358;第三军医大遗体接收站:68775225/13883099640;重庆医科大学遗体接收站:68486000;13206063609。

    最专业的武汉公墓信息,市民可以根据自己的条件选择公墓,购买到满意合适的公墓,请与我公司电话联系

刻登录:www.jiufengbz.com

 
   
   
   
   
 

·武汉万福净土陵园

 
   
   
   
   
   
   
   
   
   

联系人:胡经理  咨询热线电话:4008-345-808  电话:027-84698621  手机:18971133008  QQ:104624510

武汉天堂思源殡葬礼仪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沈阳网站建设—军成科技   蜀ICP备11003044号 百度地图 网站地图